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墨迹无痕

别人的故事,你的心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双子座姑娘。 安静与喧闹。任性与善良。 缺乏安全感。 热爱文学。音乐。电影。旅行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台球、篮球、跆拳道。 丢失的在乎的回不去的。 静静的消耗着自己的年华。 倔强地坚持着所谓的永久与等待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亲爱的,我始终相信。 梦想与爱,会带给我最明媚的未来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停泊  

2010-02-02 14:58:57|  分类: 小说世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他们说:“婚姻是爱情的坟墓。”
婚前,海誓山盟,你侬我侬。
几十年后,感情褪却,协议离婚。
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。
然而,他们忘了,忘了身上流着他们血液的孩子正在掩门哭泣。
终于,她再婚,他再娶。
年年依旧,音容已逝,孩子抬起头,噙着泪水,举步离开。

 

第一次见到他,在他母亲的婚礼上。雪白的衬衫,干净的面容,修长的身躯。他的神情木然,忧郁的双眼让我过目难忘。
我是他未来父亲的邻居。然而,之后的一年,我却再也没有遇到他。看到的,是他母亲哀伤的表情和她日渐隆起的小腹。
再次遇见他,是在渡船上,开往另一个城市。依旧是一身白色的休闲服,他静静地坐在那里,一言不发。对于他而言,我只是一个陌生人,尽管我们之间的距离,不到半米。
时间从指缝间偷偷溜走,一切仿佛都还来不及开始就已经落幕。渡船靠了岸,他一个人匆匆离开,我愣愣地望着他远去。终于,他落寞的身影淹没在灰蓝的海浪中。

陌生的城市对我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。办完事后我独自坐在候船室里,耳机里不断回响惠特尼休斯顿的《Until You Come Back》,等你暮然回首。毕竟还是夏季,我开始昏昏欲睡。
仿佛过了很久,候船室中嘈杂的声音将我惊醒,愕然发现自己正靠在一个陌生人的肩上。看到我醒来,他只是淡淡地说:“那首歌,很不错。”我傻傻地笑了。我们,应该算相识了吧。
船渐渐驶出港。他好像很疲惫,哈欠连连。
我问他:“你也来这里办事吗?”
他摇摇头,“不,我来看我父亲。”
“父亲?”
他低下了头,越埋越深。我不安得认为触到了他的痛处,他却身一斜,沉沉地睡去。无意看到他的睡姿,可一时间目光竟无法从他香甜的睡容上移开。这时候的他,是安然的。没有愁容,长长的睫毛盖住他原本忧郁的眼睛。在他心中,父亲应该只能有一个,然而现实残酷地将他逼进死角,无法回头。我的手不自觉地拂过他的脸,细细的汗毛刺痛手指的神经。他有父亲,而如今与他母亲朝夕相处的却是另一个男人,并且女人怀着男人的孩子。他是悲哀的,什么都不能做。
他悚然地睁开眼,警觉地盯着我。我一阵恐慌,手悬在半空。
“对……对不起。”我慌张地说。
他的眼神渐渐缓和,犹如一只受伤的小鹿得知自己已处于安全。
“没事。”他说。
船平稳地行驶,天空不时有海鸥飞过。
他随身取出一支烟,点燃。
我提醒他,这里禁止吸烟。
他苦笑,“也许是最后一支了。”
深吸一口烟,他仰起头看自己吐出来的烟雾。一秒钟后,雾随风散,他狠狠地掐掉烟头,失神地注视着天空。
“一年了,我没有在这个海岛城市中看到飞鸟。”他说。
“为什么?”
“大概我本身就是一只鸟。充满恐惧,无法停留,一直在飞。但现在,应该停歇了,活着总需要片刻的喘息。”
我无语,再多安慰的语言也是空白,没有哪个孩子可以阻止母亲的幸福。
忽然,他回头抱歉地对我笑,勾起的嘴角应为虚假而显得那么不自然。
他说,“能不能拜托你件事?”
我说,“什么?”
他说,“上岸后,请拉住我的手,不要放开。”

或许早在一年前,他就已经认识我,知道我是他继父的邻居。就这样,我牵着他的手,静静地前行。他的手掌宽大而柔软,手心传来的温暖让我确定他的存在。
“你知道我看见了什么?”他说。
我抬头,望见他微闭的双眼和不断颤动的睫毛。
“是什么?”我问。
“尘埃。我现在有点晕眩,真是奇怪的感觉,好像自己站在高高的山顶,我看到云在飞逝,尘埃在破碎。怎么办,我开始找不到方向。”
他在紧张。
我的手明显地被握紧,骨头与骨头之间开始摩擦,我停住了脚步。
他依然前行。终于,一个踉跄,被我拉回。他睁开眼,满脸疑惑。
我说;“请你看清楚,那就是你的家,你的方向。”
他一片茫然。
我微笑;“请拉住我的手,注视你脚下的路,跟我走。”
片刻的沉默。
他长长地叹了口气,“我想我应该听父亲的话,找到自己的路,脚踏实地的走。飞,总会累的。”
“是的。”我微笑。

他不安地站在门外,我叩响了大门。
他的母亲挺着大肚子开了门。见到他,她的身体颤动了,眼睛开始泛红。
“你……回来了。”她梗咽。
他轻轻地点头。
“是谁啊?”一个男人系着围裙走近。
“爸爸,我回来了。”他对着男人微笑。其实,他笑起来的时候,真的很阳光。
男人一脸地不知所措,女人嚎啕大哭。
我笑着松开了他的手,离开。

他应该是个夏天出生的孩子吧,有一张坚硬的壳护着他原本脆弱的心。不过,现在的他,是幸福的。
驻足回首,他的身影再一次消失。这一刻,我释然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By 墨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5年6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